奈染

=超低产写手=
TAG:松垢,速度推,杂食生物

【速度松】Gamble

· @空栗 这位姑娘点的黑手党速度!!我终于肝完了!!!!!

·黑道osoX中学生cr,年龄操作

·暴力表现有

·写到后面完全放飞自我瞎OO乱写,细节请别在意(。

 @130日速度 感谢主页XDDD


离二期开播还有四天啦!!!!!!!!!!!!!!!


200fo感谢

我超低产然后文还不怎么好吃都200fo啦非常感谢!
暑假期间涨了很多粉好像都没有好好认识,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来找我玩呀!
然后就是,有人,点文吗,拯救一下咸鱼的我(。没有的话我就遛啦((
再次感谢fo我的人呜呜呜呜感谢你们不嫌弃我

【おそチョロ】入梦

一辆车。

·速度双刑警paro,小松是轻松的前辈。(虽然脱了衣服大家都一样

·本来是想当作七夕贺文的,先写完就先发出来了

·开学前最后一更(大概),鬼知道我最近为什么那么勤奋(。)


点击这里上车!!!

【おそチョロ】彼得潘

·原作NEET设定,我真的很喜欢家里蹲的他们(。)

·梗来自88版TV小松君第十话


01

  大概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轻松生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病。病情倒也不算是严重,就了几次诊,横竖没从他身体上找出什么毛病来。医生盖棺定论,一纸处方单开下来,也不过是些常规的调养品。那天是小松陪他同去的,轻松始终摆一副郁郁寡欢的脸,小松看着膈应,便主动提出替他取药,优哉游哉的走开了。

  付了款取了药,小松在医院晃悠了大半天也没找到轻松的影子,找到第三圈的时候他才发现轻松正站在走廊的角落里。他朝他走过去,正巧碰见他再次“发病”的情形—...

关于和七原小姐同居那件事

写给我鹅孩子的同人文。

一份诚意满满的乙七安利,尽管小乙世并没有在原作出过场(。)

她写的原创轻小说真的超好看的ballball你们去看x传送门在【这里
职场paro。

01  

  近来矢岛乙世的行事作风安分了许多。

  几乎所有在G公司上班的人都知道这位矢岛小姐的私生活是出了名的放荡不羁。通常情况下,你总能在下班后去居酒屋喝一杯的时候遇到她。矢岛往往是人群中的人形高亮标志,有她在的地方总是没少吸引周遭的目光——她的笑声总是很特别的,虽然声音并不嘹亮,却带着一种奇异的穿透力,如同山洪过境,在整个空间里都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余音。矢岛的酒量很好,...

【おそチョロ】もう一度


·演员/牛郎osoX制作人cr

·年龄操作有,私设有

·被ban了很多次希望这次能发出去


01

  小松趴在沙发上睡觉,脑袋上顶了一窝野草。他还穿着西服,领带像一条馊了的鳗鱼松松垮垮的挂在一边,一副邋遢模样。轻松凑近去看他眉眼,像艺术家端详自己的画作,每一根线条都要细细的审视,那怕偏差了一毫厘都有失风味。

  睡着时的松野小松依旧是十年前那个松野小松。那年冬天轻松把他从新宿歌舞伎町捡回来的时候他也在沙发上乱七八糟的睡熟了,好像流浪的旅人回了家,一丁点儿也不设防。那时候他...

【速度松】Find

·家里蹲OSOX上班族CHORO

·老夫老妻速度,无明显攻受区分

·这两天迷之高产(

01

  松野小松又一次离家出走了。

  如同以往他做的那样,小松两手空空就离了家,唯一带走的东西就是他藏在床底没让轻松发现的那少得可怜的一点私房钱。那是他打小钢珠时候赢回来的,他没对轻松说过,虽然他心里知道那个人不过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也许是在一起太久了吧,小松有时候会这么想,彼此之间都对对方心知肚明,就像寄居蟹和他的壳。

  小松点了根烟,靠在电线杆旁抬眼瞅着眼前那栋楼。301室,门扉...

【おそチョロ】少年

·过去捏造,一则很小很小的故事,关于青春期时的速度两人的初恋

·想写写带着青涩少年感的他们和年少时的那种特殊气质

01

  轻松生的伶俐,学什么都快。小时候他第一个学会说话,除了爸爸妈妈以外学会的第一个词是小松。两个单音节,舌尖在牙齿上碰一次,简单又好记,是在此后他的一生中注定要频繁出现的两个字。后来他也先其他兄弟一步学会了算数,学会了骑车。他在明媚的阳光下轻快的踏着单车哼着小曲儿,像只灵巧的小鸟扑棱棱的学飞,跌倒了也毫不在意。那是轻松人生中最无畏而自由的一段时光,他还太小,没有人会往他身上贴标签,也没有多少道德伦理的桎梏,纯粹的就像一束被...

那个…有没有…那种choro比较主动的osochoro的文/漫啊…想看虽然平时对oso一脸嫌恶在床上却不甘示弱十分主动的choro…求安利!!!!!真的想吃!!!!没有的话我就自己写(…)

【おそチョロ】How time flies

01
  偶尔会有这种时候,轻松觉得自己在人生最浑浑噩噩的那几年里把爱当成了一种习惯。他觉得他对小松的爱就像一根插在肋骨里的刺,时间久了,和血肉连成一片,不注意便会忽略掉它的存在,但轻松明白这根刺将伴随他余生中每一个失眠的夜晚,每当那时它仍然会随着每一次深呼吸隐隐作痛。
  事实证明,轻松的理智总有间歇性归零的时候,罪魁祸首往往是小松以及与他相关的一切。比如他无数次反省自己和哥哥这段悖德感情的荒谬之处,而每当小松吻他的时候他的大脑却只剩下一片空白。轻松闭着眼睛什么都不想,仿佛溺亡于深海。
  比如现在。他们站在玄关处。小松嘴里的湿气,鼻息扑...

12
©奈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