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染

超低产写手

一碗酒酿的星星

·写给阿呆 @aeon🐤 的速度松小料本《一片星云与无数个少年的梦》

·一篇有一点点长的文评,带着我的心意,请收下叭:D


  大概就在十分钟前我带着一脸傻兮兮的笑容读完了阿呆的速度本。

  好像嘴里被人灌了蜜。但是蜜又比这甜味更腻更闷,要细想的话觉得好像是躺在夏天的夜晚伸手抓了一把暖烘烘的星星,然后把它们和醪糟拌一起放冰箱里冻个把时辰,于是最后拿小勺子一勺一勺舀来吃,嘴里全是甜丝丝冰凉凉的味道。而且碗里吃干净了,还觉得有点儿后劲,醉醺醺的。

  就是这种氛围的一个本子。里面...

【速度松】Poltergeist

·复健的短打


Poltergeist-民间传说中附身于一人的捣乱鬼


01


  一拉开窗户,十二月底的寒风就像是诺曼底登陆的士兵们一般步履迅捷的踩过了小松的脸。前两天刚下了一场薄雪,这会儿正是融雪的天气,每一寸接触到皮肤的空气都贪婪的从人身上吸走热量,好像一群饿了十来天的鬣狗正狼吞虎咽的抢食。

  小松揉揉了鼻子,搓了搓眼睛,懒洋洋的从卫衣口袋里掏烟,把烟盒拿出来一看,才发现里面已经一根都不剩了。虽然小松历来抽的是廉价烟,吸一口仿佛喉咙管就被焦油烧一遍,可前些天他实在赌的太厉害,如今口袋里是分文不剩了。今天早些...

【速度松】阶下之囚(下)

·终于肝完这篇啦!!

·上篇请戳这里!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钟爱日剧跑(。)

05

 

这是我这两天来第一次想起那件事——在我从医院里一头雾水的醒来之前发生的事。

那晚我们退掉廉价情人酒店的钟点房后,天色已经很暗。小松哥哥心情不错,走在我前面,颇有余裕的吹着口哨。我一如既往的踩着他的影子前进,这里有一条看不见的绳索扼住我的脖颈。我不得不跟着他走。我们在暮色笼罩的城市里漫无目的的徘徊了很久,对那些常去的居酒屋熟视无睹,仿佛它们不再是我们唯一的归宿。

我们长时间一言不发。沉默是蜗牛的壳,脆弱却能藏身。

等到小松哥哥终于想起松野家的...

【速度松】阶下之囚(上)

·二期一话像模像样梗,充满了原作没有的妄想

·上篇会有一点点虐,不过并不是刀可以放心食用xd


01


  我和小松哥哥在车站作别。离开时他向我挥了挥手,表情是夹杂着些许沉重的:毋庸置疑,他在为我今天的一切言行举止感到担忧。至少在小松哥哥看来,那不是他那个一向严肃正经的三弟该有的模样。我说了太多让他难以理解的话,他的困惑写在眉头,缠绕成一个解不开的结。但他看向我的目光仍旧是平和且安静的,如同一片冻住的湖泊。他的目光无声的提醒着我,对于我身上发生的一切怪事,即便他难以理解,他仍然愿意接受。这和我记忆中的小松哥哥分毫不差,他曾经...

【速度松】Gamble

· @空栗 这位姑娘点的黑手党速度!!我终于肝完了!!!!!

·黑道osoX中学生cr,年龄操作

·暴力表现有

·写到后面完全放飞自我瞎OO乱写,细节请别在意(。

 @130日速度 感谢主页XDDD


离二期开播还有四天啦!!!!!!!!!!!!!!!


【おそチョロ】入梦

一辆车。

·速度双刑警paro,小松是轻松的前辈。(虽然脱了衣服大家都一样

·本来是想当作七夕贺文的,先写完就先发出来了

·开学前最后一更(大概),鬼知道我最近为什么那么勤奋(。)


点击这里上车!!!

【おそチョロ】彼得潘

·原作NEET设定,我真的很喜欢家里蹲的他们(。)

·梗来自88版TV小松君第十话


01

  大概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轻松生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病。病情倒也不算是严重,就了几次诊,横竖没从他身体上找出什么毛病来。医生盖棺定论,一纸处方单开下来,也不过是些常规的调养品。那天是小松陪他同去的,轻松始终摆一副郁郁寡欢的脸,小松看着膈应,便主动提出替他取药,优哉游哉的走开了。

  付了款取了药,小松在医院晃悠了大半天也没找到轻松的影子,找到第三圈的时候他才发现轻松正站在走廊的角落里。他朝他走过去,正巧碰见他再次“发病”的情形—

关于和七原小姐同居那件事

写给我鹅孩子的同人文。

一份诚意满满的乙七安利,尽管小乙世并没有在原作出过场(。)

她写的原创轻小说真的超好看的ballball你们去看x传送门在【这里
职场paro。

01  

  近来矢岛乙世的行事作风安分了许多。

  几乎所有在G公司上班的人都知道这位矢岛小姐的私生活是出了名的放荡不羁。通常情况下,你总能在下班后去居酒屋喝一杯的时候遇到她。矢岛往往是人群中的人形高亮标志,有她在的地方总是没少吸引周遭的目光——她的笑声总是很特别的,虽然声音并不嘹亮,却带着一种奇异的穿透力,如同山洪过境,在整个空间里都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余音。矢岛的酒量很好,...

【速度松】Find

·家里蹲OSOX上班族CHORO

·老夫老妻速度,无明显攻受区分

·这两天迷之高产(

01

  松野小松又一次离家出走了。

  如同以往他做的那样,小松两手空空就离了家,唯一带走的东西就是他藏在床底没让轻松发现的那少得可怜的一点私房钱。那是他打小钢珠时候赢回来的,他没对轻松说过,虽然他心里知道那个人不过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也许是在一起太久了吧,小松有时候会这么想,彼此之间都对对方心知肚明,就像寄居蟹和他的壳。

  小松点了根烟,靠在电线杆旁抬眼瞅着眼前那栋楼。301室,门扉...

【おそチョロ】少年

·过去捏造,一则很小很小的故事,关于青春期时的速度两人的初恋

·想写写带着青涩少年感的他们和年少时的那种特殊气质

01

  轻松生的伶俐,学什么都快。小时候他第一个学会说话,除了爸爸妈妈以外学会的第一个词是小松。两个单音节,舌尖在牙齿上碰一次,简单又好记,是在此后他的一生中注定要频繁出现的两个字。后来他也先其他兄弟一步学会了算数,学会了骑车。他在明媚的阳光下轻快的踏着单车哼着小曲儿,像只灵巧的小鸟扑棱棱的学飞,跌倒了也毫不在意。那是轻松人生中最无畏而自由的一段时光,他还太小,没有人会往他身上贴标签,也没有多少道德伦理的桎梏,纯粹的就像一束被...

12
©奈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