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染

超低产写手。松垢速度推,杂食动物,墙头很多。来找我玩呀:D

【暂时放置】诱拐犯与他

新粮食get!先囤着等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慢慢吃!啊,说起来,我的暑假,还完全没有开始啊…(看地下

Tiki_deadline:

写给 @奈染 同学的生贺,之前在微博已经发过一次。

这次请当轻小说来看。不过也算新风格尝试……?真的很羞耻!!!!!还没打算写完!!之后会有点基。如果我决心写完的话会有点基。

假期过得真快啊……。已经7.25了。喜讯是马上就能去上日语课了w


正文:

诱拐犯与他

 

“如果刺穿眼睛,令人生厌的东西就会被隐藏;如果取出声带,如同利刃的话语就能被咽下。自称诱拐犯的少年翻开书页,清晰地朗读。少年,不,诱拐犯肩膀的弧线如此瘦削。他仰望着少年,深知其实这种印象与真实大相径庭。”

 

1

他离开夕张市的前夜,独自呆在山间小屋里。附近有夏季的萤火虫,泛着幽幽的绿光。奇怪的是,象征万物新生的绿色,有时也被用以形容野兽。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便放弃了,继续盯着手中的车票:夕张→上京。除此以外的时间只剩下“3:00”,可凌晨的车站处于关闭状态……恐怕是他的手汗模糊了油墨。

夕张近年来人口持续缩减,妇产科的新生儿降生率已经跌至零。他们一家早先经过商量,决定到大城市去投靠亲戚。祖父在上京遗留了一处房产,粗略算来,住下四口人绰绰有余。这座小得让人害怕的城镇,代表着他与诱拐犯最终的联系。

 

一年前,夕张正式迎来“少子高龄化现象”的高峰,政府办事厅连续下发了两张废校许可,他的母校自然囊括其中。目睹门卫替大门锁上链条,他身边的同龄人才大梦初醒、纷纷迷茫起来。“想吃蛋糕了”“回家吧”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

他偷偷穿过儿童公园破败的草丛,潜入山间。夕张周围的群山地带十分广阔,其中有不少繁茂的树木。人口达到巅峰都归功于山里产出的矿物;后来采掘一空,无人再蜂拥而至。

山丘的小屋如今已经墙根发霉,长出一簇簇蘑菇——本来,这里每年还会有长者举办登高活动。手表显示傍晚六点,太阳呈现疲态,阴影笼罩山麓的小镇。他伸出手去——夕阳就像溏心蛋黄,徐徐融化在他的掌心,轻飘飘地将一切涂上怒放的橙红。晚班电车摇摇晃晃地驶过视野,它是上世纪末的老型号,马上就要载入史册、光荣退休。

夕张——夕阳张开美丽身姿的地方,不久便会逐渐清空,然后……连地图都会抹去它的名字……

“别动。”

后面传来微弱的请求。

尽管他下意识认定不速之客是个无力的病人,走路几乎没有动静,心中却大警钟大作,凭借体格优势,他假装猝不及防地扭了扭身体,冰冷的刀刃立刻抵住他的背部——大约胃袋上下的位置。可对方话语中洋溢着一股坚如磐石的意志,使得紧握刀具的手指异常平稳。

他不由得尴尬地愣在原地,确定自己战胜不了来者。

“你是……一班的学生对吧?”

这次听清了,是一名少年。与他应该相差不大。他安心地偏过头,眯着眼睛打量,只是一点点角度,一点点而已。少年穿着宽松的开襟毛衣,衬衫领口沾上了颜料似的粉状物。然而,夕阳的暖色阻碍了辨识。

“刚刚大概不是了。”

为了防止少年误伤自己,他极其勉强地答应。

少年轻轻张口,仿佛感到痛苦一样喘了几次:“废校的事无所谓……同班的幽灵学生,那个单名的……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他忙不迭地点头,“……那家伙是疾病休学,从来没有露过面。老师也不认得他。”

历经一段难堪的沉默,少年吃吃地笑了起来。

“那就是我啊。”

“你不应该动过大手术,正在疗养吗?先天性的心脏病……”他将以往有印象的流言统统倒了出来。

“好了百分之八十左右吧,”少年轻快地微笑,“先不提这种扫兴的……”

 

“——我想要诱拐你,可以吗?”

2

他的内心没有定论,甚至可以说他在动摇。夕张是他最后的容身之所。毕竟他失掉了它——无家可归的人再怎么绝望都不过分。少年赋予了他选择权——被诱拐,或者,不被。

“好。”

少年顺势握紧了折叠小刀。

“你真的想好了?”

“喂,你打算诱拐我多久?”他刻意忽略了少年的提问。

“车站暂停运营的那一天,我就放你走。”

出乎意料,少年十分爽快地报出时间。

那大约是三天后,确切地说,还残余七十七小时。

“对了,怎么称呼?”

——TBC——

我要炒冷饭了。不要逼我。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评论(1)
热度(64)
  1. 堑涯奈染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lindfolded
  2. 奈染嫌犯T 转载了此文字
    新粮食get!先囤着等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慢慢吃!啊,说起来,我的暑假,还完全没有开始啊…(看地下
©奈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