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染

=超低产写手=
TAG:松垢,速度推,杂食生物

【おそチョロ】烟瘾

>高中时代已经开始交往的速度前提

>虽然这么说但其实没有多少高中元素wwww复健用的小短篇


  如今有许多事都和以前不同了。他以前不爱抽烟,小时候偷拿父亲的香烟学学样子还把自己呛出眼泪来。现在有时他摸索着揭开香烟薄薄的包装纸,把烟草倒出来放在嘴里嚼,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不过他倒是没有瘾,不像松野小松。

  轻松半夜醒过来,觉得有点冷。梦境的错觉还在眼前留着点余温,昏昏沉沉中他把唯一那点儿清醒的意识集中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在被窝里缓缓的摩挲着。闭着眼摸了半天,终于找到身边那人的一只手,于是紧紧箍住,大拇指小心翼翼的在他手背上轻轻划。

  小松的手很匀称。

  小松睡得很沉,从小就习惯张着嘴睡觉,现在还有涎水淌出来。虽然是相貌都完全一样的兄弟,彼此之间还是有些细微的差距。比如说这双手,轻松想,骨节比自己的更分明,四指也更颀长,而且总是带着火热的温度。相比起来,他的手就更像女孩子。刚开始和小松交往那会儿,他曾把他的手圈在自己手掌里,笑说他的皮肤又凉又细腻。

  以前那会,只要他和小松稍微有那么点暧昧的意思,他就马上岔开话题或者装作视而不见。就像现在这种举动,对过去的轻松都有点逾界的意味,他一直都尽力避免这些让人耽溺的行为。但是自从小松向他告白到后来他们成为恋人以后,他发觉以前自己的极力克制甚至有点生涩可笑。

  一边听着窗外嘈嘈杂杂的风声,一边不嫌腻的盯着小松的脸直愣愣的看,轻松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时的情形。

  ——打自上了高中后,松野家的六个少年就不怎么像孩子似的总是结伴而行。六个人不再是彼此的影子,开始有了自己的人际和自己的生活。既是紧密相联却又各有隐瞒,即便在兄弟间也是如此。高中时代,放课后轻松一般都跟小松单独走。记得在他们确定关系的次日,轻松还一如既往的以不冷不热的态度应付着身边那人,仿佛什么事都没有改变。

  他的自意识总是阻扰着他讲真心话,他心里有道界限把自己的真心围的严严实实,对于那份感情轻松其实笨拙的手足无措。也不知道小松是意识到了他这点儿心情还是留着什么心事不愿讲,走到半路兀自沉默下来,习惯了小松喋喋不休的轻松倒还不太适应。

  小松走在前面,轻松踏着他的影子跟着。轻松眼里小松背影的轮廓很是好看。有少年那种青涩的质感,但有时又会隐隐约约的覆着一层沉着的气息。虽然乍看起来作为长男的小松并没有太多长男该有的模样,但轻松知道那人骨子里到底还是把自己当成兄长,拥有那种包容与权衡的气度。

  轻松脑子里还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突然见着小松转过身来,抓着他的手腕把他往身前拉,垂下浮着夕阳的睫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毫无征兆的朝着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出乎意料,轻松那时并没有心跳乱了节拍的感触。

  他只没来由的感到困惑,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小松,当下的这种情况他是一点都理解不了。

  小松根本不会接吻。

  他只想侵略,只想占领,还没等轻松恍过神来就自顾自的撬他的牙齿,把舌头往他嘴里伸。轻松也没放的太开,只是被动的承受着这个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浪漫的吻。

  这是他的初吻,当然也是小松的。

  后来他们就经常接吻——在高校的天台上,在没人的保健室里,在放课后空荡荡的教室里,有时也在家里。有一次白天里还有椴松跟他们共处一室,小松乘着他背对两人的时机强硬的把轻松按倒在被炉后面,也不管是否有被椴松注意到的可能,牢牢的锁着轻松的嘴不愿放开。虽然表面上做着一些抵抗,但无可否认的是,轻松自己也享受着这种紧张而隐秘的快感。

  他们的恋情在松野家其实是公开的秘密。

  相处了十余载的兄弟,彼此之间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难免不有所察觉,但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心照不宣。

  松野小松对自己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轻松说不好。

  他确实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自己的兄长,但这种禁断的恋情毋庸置疑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悖德感的牵制,而无法像潮汐一样蔓延。每次和小松拥抱在一起的时候,轻松都能感受到心脏皱在一团的痛苦。每当罪恶感突然从感情的匣子里逃逸出来,轻松就安慰自己说就当这份恋情是一次不成熟的尝试。只要不做太过分的事,这种程度也没什么大不了。仿佛是在走独木桥,轻松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这份微妙的平衡。

  但小松终究还是打破了它。

  即使是假借醉酒这种最烂的理由,即使轻松总说自己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罢了——

  他出于自己的意愿被小松抱了也是不争的事实。

  轻松记得那些迷迷离离的间隙里小松沉着声音问过他,轻松,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他竟然没能马上回答出来。我喜欢你,是喜欢你的,轻松想这么说,但嘴唇嗫嚅了几下,最终也没能吐出点能听的字句。

  也不知是不是从那时候起,小松夜里就习惯了爬上屋顶一个人抽烟。每晚听到小松小心翼翼的钻出被窝独自离开,轻松总是装睡着。后来原本烟酒不沾的他也学会了把苦涩的烟草放在嘴里一遍遍的嚼。

  而小松看向他的眼神又总是若即若离。

  有时轻松怀疑他和小松之间纯粹就是性的问题。有段时间他甚至确信那就只是性的问题。

  即便如此,每当小松凑近的鼻息扑在他鼻翼两边时,他仍然会有想流泪的雀跃。

  ……

  轻松还在自顾自的出神,全然没注意到小松早已醒来,嘴角沾着点不知是什么意味的笑容饶有兴致的打量他。直到小松忍不住轻笑着说出哥哥的脸有那么好看吗这种厚脸皮的话,轻松才恍回神思。眼看着小松嘴里又要蹦出几句烂话,轻松忍不住松开握住他的手去捂他的嘴,不料却被他钻空子咬住了食指,拽拽还不愿放。轻松刚想再挣扎一下,小松却顺势把他拉进自己怀里。

  轻松的脸整个埋进小松的胸膛。

  他甚至听见了哥哥一声一声的心跳,让轻松感到些微意外的是,小松的心跳的很快。

  夜色平静,其他人的呼吸声也只是浅浅的萦绕在耳畔。这回轻松不再违心的抵抗,双手缓缓的围住身旁这个朝夕相伴十余载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轻松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他小声而又有点闹别扭似的说了声,我喜欢你啊。起先小松还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但轻松很快就像打开了情感的阀门似的重复起来。

  喜欢,喜欢,喜欢。

  从现在开始,可能再说一百次都不够。

  爱这种东西有时候不是人生来就有的能力,爱也是可以逐渐学会的。

  轻松的脸埋的愈深,而小松的嘴唇缓缓的贴了过来。


评论(8)
热度(130)
©奈染 | Powered by LOFTER